何謂杜耳小腦訓練  

Author: 阿丹媽媽 on 1/8/2010 1:12:00 PM

 
   
  what's the 杜耳练习?Where can I find it?
(何謂杜耳小腦訓練?哪裡可以找到訓練中心?)

/這是這兩天一位ADHD的父親問的問題
 
 

[ 6 ] 回應: 作者: 瀟碧 日期 5/30/2011 9:56:00 AM

  翔爸:
你兒子接受杜耳訓練,至今效果如何?
16歲算半個大人了,Sherry問到杜耳對成人的果效,也許你的觀察體驗對我們會有很多的幫助。若也時間,可否請你繼續分享。

另外,小芳:妳的經驗與觀察呢?可有何建議?

/ 阿丹媽媽(瀟碧)
 
 

[ 5 ] 回應: 作者: Sherry 日期 5/11/2011 5:13:00 AM

  請問有聽過成人去杜爾的成效嗎?  
 

[ 4 ] 回應: 作者: 翔爸 日期 3/13/2011 10:14:00 PM

  我在上週六(3/12)和內人帶著兒子參加杜耳台北中心的免費諮詢,經過諮詢後我們決定參加杜耳
計劃,目前參加計劃費用為12萬5千元,如果選擇一次付清優惠價為11萬元,這是今年3/1開始的
最新收費標準(之前的費用是10萬5千元),最終的費用金額將逐步調到預定的15萬元。

3/12的諮詢程序為:首先填寫兩份問卷,一份是關於小孩行為狀況包括閱讀、書寫、記憶、人際
關係...等現況;另一份則是生理健康的狀況。接下來再由中心的諮詢老師配合問卷進行口頭的研
判,確認是否適合加入杜耳計劃,期間並同時介紹杜耳計劃的原理及做法,最後告知收費標準,結
束諮詢,並請我們另行考慮參加計劃與否。

在與內人商議,並徵詢兒子的意願後,我們隨即表示願參加,並約定在下週六(3/19)進行儀器檢
測(這部份費用為2萬5千元包含在總費用中),屆時的情況,容後再提供予大家分亨。

兒子16歲,有著多項ADHD典型的行為特徵與現象,小學時經台大兒心宋主任診斷為ADHD,曾短暫服藥,因狀況不嚴重,且擔心服藥的副作用影響,在醫生的同意下,不久就停藥。由於在當時國
內對ADHD的資訊相較於現在實在不多,在自我安慰(欺騙)的情況下,認為長大自然就會變好,所
以沒有積極的尋求正確的改善方法,導致到了近來,連續發生了嚴重徧差的脫軌行為,這才使得我
與內人驚覺事態不妙,再度回到台大,並且上網尋找各種資訊,因此接觸到了杜耳。

跟大家一樣,因為加入杜耳計劃的家長極少在網路上分享,到底成效如何,始終充滿不確定感,只
好抱著跟以前參加感覺統合訓練及潛能開發課程一樣辜且一試的心態,投入杜耳計劃。為了使大家
能夠對杜耳計劃多一些有用的資訊,希望藉由兒子參加的經歷能夠讓大家更了解杜耳計劃的執行成
效與利弊。日後我想不定期或在特定階段提供執行成果與感想跟大家分亨,也順便做為我兒的一個
訓練記錄。

後記:
在踏入杜耳台北中心的時候,說實在的原本擔心會不會白花錢的感覺變得更加的強烈。很難想像一
個號稱世界性的訓練機構,加上不菲的收費,竟然只是躋身過在商業大樓17樓的一個大約20坪的
小小空間內。
當天除了我們之外,有還有一位做第一次檢測的小男生,不久之後又進來一位追蹤評量小女孩,就
己經讓內部的人員忙得不可開交,使得原本還有的一絲絲期待,不禁有落空的感覺。
後來諮詢結束後,在與諮詢師閒聊探知,因為該計劃多數的訓練均在家中完成,所以在撙節支出及
實際使用的考量下並不需要太大的空間;人手不足的部份,由於專業人員的培養過程需要長時間的
訓練與經驗的累積,再加上薪水不算高(據稱所收費用有大半要交給英國的總部做為研究之用),
除非具有相當的熱忱,否則覓才著實不易,因此短缺的。我因為她的說法合理,因而才得以掃除心
中原有的疑惑。
 
 

[ 3 ] 回應: 作者: 瀟碧 日期 9/20/2010 12:11:00 AM

  小芳:
可不可以告訴我們一些妳參加後的感想?幫助大嗎?有何利弊?費用高嗎?所花下的費用和結果成不成正比呢?
相信不少父母都很關心。
 
 

[ 2 ] 回應: 作者: 劉小芳 日期 8/16/2010 11:48:00 PM

  杜耳中心目前是開放的,有需要的家長可以去看看,我也是新加入的成員  
 

[ 1 ] 回應: 作者: 阿丹媽媽 日期 1/8/2010 4:14:00 PM

  過去,我常常困惑,為什麼針對ADHD的議題,會用上感覺統合的訓練?
我也很好奇,究竟經過這些訓練的ADHD孩子,幫助真的很大嗎?而具體的改進又是什麼?
另外,有關杜耳中心的訓練,也總不是很了解。

一直到看了Edward Hallowell醫生,在他所寫的《分心也有好成績》(Delivered from Distraction)一書中,說到他兒子的治療經驗,才讓我有「恍然大悟」之感。

Sensory Integration Disorder (SI)感官統合失調(或稱感覺統合失調),和ADHD的症狀有許多相似及重疊之處。若孩子是帶到孩童心智科醫生(Child Psychiatrist)診斷,可能說孩子是ADHD。
同樣的孩子,若是帶給職業療法專家(或稱職能治療師 Occupational Therapist)診斷,可能就被診斷為感覺統合失調。
會產生這樣的結果,和醫生的專業訓練與看問題的角度不同,有很大的關係。

再來看小腦,他提到許多腦部研究顯示,小腦功能牽涉到整個腦部的運作,根據這些研究,腦部掃描顯示小腦和ADHD患者腦部出差錯的部分有關連。
小腦除了調節重複的動作和保持平衡外,James Bower等神經學者認為,也可能在短期記憶、專注力、衝動控制、情緒、高等認知、做計畫、定時間表這些功能上,扮演重要角色。
這就說明了,為何有人會認為刺激小腦,可能提昇各種腦功能,包括改善閱讀、協調及運動能力。

Hallowell醫生什麼會開始探究杜耳的小腦刺激訓練,這就得說到他的兒子Jack。

Jack遺傳了他的ADHD特質,另外也遺傳了他的閱讀困難症(Dyslexia)。過去,他為兒子找家教,希望改進閱讀問題等。家教(tutoring)讓Jack比較有條理性,寫作與閱讀也都有進步。但,卻談不到任何「享受」閱讀之樂。
之後,他又在醫生診斷後,開始讓Jack服用 Ritalin LA (長效性利他能)。藥物雖然讓Jack更有條理、閱讀理解力進步、參與感增強有了同伴、更能專心,但是,Jack仍然hate閱讀。

Hallowell雖然身為醫生,但在面對孩子時,就只是一名充滿了愛,但在絕望下,拼命為孩子嘗試各種可行方法的父親。在多方研究、尋找下,很偶然的,他遇到 Wynford Dore(Dore原為英國商人,後來竟成為學習專家)。

杜耳發明的新方法運用小腦刺激的訓練來協助 ADD、閱讀障礙和動作協調障礙(dyspraxia)的患者。

這些訓練很簡單,每次十分鐘、每天兩次,半年到一年的時間,只要持續去做,一般都能看到進步。(包括閱讀、組織力和專注力進步,信心與自尊也會進步。)訓練方法包括站在toggle board(圓板下為圓底的平衡板),丟擲beanbags,轉動眼珠,背些數字等等。六週後回診,再做調整。

Jack在進行六週後,閱讀態度就改變了,三個月後已經捨不得關燈不看書了。

這雖然可能只是少數的特例,許多專家並不推崇這未經過太多研究的「非主流、非傳統」治療ADHD的方法,但Hallowell把這段他兒子的經歷寫出來,他說,若父母在孩子試過「家教」與藥物法,對閱讀方面仍有困難時,他建議這個Jack行之非常有效,又沒有後遺症、沒有傷害的「另外的選擇」。

杜耳訓練法,有兩點應該注意:一是一定要持之以恆,半年到一年,可能才看得到成效。另外就是花費不便宜,父母自己要權衡。

其實不論是杜耳小腦訓練,或其他感統訓練,都有他們的限制,例如有些時候對孩子的閱讀專心可能有幫助,但對於衝動未必有幫助,全看孩子的不同而有差異。因為這些訓練都還算很新,雖不敢說是實驗階段,但都因為效果不是馬上可以見到,再加上費用高,常常讓父母卻步。

當然,我們這些父母也別忘了除了藥物、家教等方法,還有行為訓練等等其他幫助孩子的策略。

(這是當年「家有過動兒網上聯盟」的回應文,近日因有網友問到相關問題,就摘出轉刊。又:杜耳中心這兩年已暫時關閉,希望有接受過這訓練的,能進一步告訴我們其中利弊。)
 
 
     
  1 of 1  
   
  跳至第 Go to : 1/ 頁 page  
 





I agree to obey and respect the Discussion Standards.

 
 
 
 
Copyright 2008 ADHDinChinese.or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4J(Web for Jesus) Ministry